来自“他者”生命的壮美——读远心《我命中的枣红马》_光明网

来自“他者”生命的壮美——读远心《我命中的枣红马》_光明网
作者:杨瑞芳  2019年认识了远心,捧读她的著作,感觉真是文如其人,那些碰击感极强的文字源自一个旷达而又隐秘多情的心灵国际。远心从小日子在河北的乡村,直到14岁才来到内蒙古日子学习,自在自在的童年时代带给她太多关于自在的神往与酷爱,尤其是来到内蒙古大草原,奔跑的快马便成了她神往自在精力的诗意表达。远心近十年写的诗,有两三百首都有“马”意象,其间,《我射中的枣红马》是我十分喜爱的一首诗,原作发表于《我国作家》2018年第5期。初读《我射中的枣红马》,便觉得这首诗是她生命的写真集,用草原诗篇中经典的“马”意象,传递着自己的生长与寻找。  蒋希武 摄  诗人在内蒙古学习作业多年,一向居住在首府呼和浩特。在著作中,“枣红马”直接作为“他者”幻象嵌入了诗人的主体认识。形象学中,研究者在讨论著作形象时大多环绕“为何幻想”“幻想什么”“怎样幻想”等问题打开,“枣红马”作为诗中形象,天然也绕不开这几个言语层面。  一、为何幻想。这是一个前了解问题。地处宽广的内蒙古高原,尽管草原不是诗人天天能够见到的,但毕竟近在咫尺,蓝天、白云、马匹、羊群、毡房、牧人……这些都是草原诗人们了解的意象。苍莽草原是布景,而“马”是草原的魂灵。如蒙古族民歌中吟唱的,“我的快马飞扬起来/我的精力抖擞起来……”腾飞的快马是草原生命象态的永久出现,是草原诗人们在集体无认识中所一同遵从的情感符号表达。如诗篇第一节:  我一向在这儿等你,我射中的枣红马/从前的黑被你眼底的风情镀亮/早霞和落日烧融你金色双翅/爱和消灭把鲜血融进你的色泽/你的鬃颈和眼底的雄光  诗人用最崇高、最洁净的言语来描绘着她的“枣红马”,“枣红马”是抱负、是愿景、是爱、是夸姣,但也是磨难、是血浆、是消灭、是执着……“枣红马”终究历练成了诗人的顶礼膜拜者,它能够承载全部自在的呼吸和诗意的扩张。咱们没有任何理由信任这是一种假定。这是诗人情感志愿的实在表达,是不被任何尘俗浸染的生命热诚裸现,更是审美提高时逾越实际纠缠而与美获得调和的动态进程。  二、幻想什么。具有约定俗成的共性并兼有个别文明心思结构的影响。草原是草原诗人们生命的原乡,而马是其一同指向的精力沉迷。不管是马的嘶鸣仍是其垂下的青鬃,不管是奋蹄急驰仍是娴静吃草,都是诗人的独爱,都是她笔下所描绘的最美的构图,诗人把个人沉浮彻底融入了对“枣红马”壮美气场的书写之中。如诗篇第二节这样描绘:  任何嘶鸣都不能牵绊你/我只要歌唱,拉响马头琴的两根弦/一根失望,一根眺望  拉响马头琴,也拉响了诗人纠结的心里,那种生命的忧伤是来自母性的叮嘱与孤单。诗人以沉着的姿势俯视“你”,以广博的胸襟接收了“你”的存在、“你”的远去。黑格尔指出:“在一个深入的魂灵里苦楚总不失为美。”这儿,诗人为咱们出现出来的,正是由苦楚走向欢喜的悲凉。  我是无以逃遁的地母/遇见你赠予你刺伤你喂食你/却不能和你一同翱翔踏遍不知道的大地  日子不需要幻想,而自在的精力国际是诗人幻想的空间,诗思之光一直烛照和提高着诗人的审美境地。  在第三节、第四节,诗人笔锋一转,收敛起个别情感的无法与忧伤,以幻想的画面让“枣红马”盎然屹立于宽广的草原:  你把自己置于杀戮与厮杀的现场/脸上显露安静的笑靥,抿紧双唇……  我喜欢你抿着嘴唇的姿态/青髭略浮在唇上,唇线轻轻翘起……  写到这儿,我忽然想起了诗人绚烂的笑脸,她是那么的爱笑,不管对方是了解的,仍是生疏的,她总是最令人瞩目的那一个,所以她笔下的“枣红马”也是爱笑的姿态。不管进程怎样触目惊心、波澜起伏,“你奋蹄疾驰,让尘土飞成光轮”“让那奔跑之力延续到无物的荒野/与天宇间雷光星云的奥妙对垒”,但终究仍是归于安静。或许,在诗人的认识深处,会藏着一个永久的哲学出题,生命自身自会发生“自在的快感”。如弗洛伊德所以为的那样,生命活动的天然挑选是“高兴准则”,但凡不高兴的活动,生命都回绝参加。  三、怎样幻想。“他者”的“物我同一”。“物我同一”是我国古典美学精力,诗人尽管推重现代诗写作,但她作为古典文学的博士生,骨子里自带一种“古典情结”。艺术的创造有时真的在于“神遇”,用庄子的理论说,便是“虚而待物”,从“所见无非全牛”到“未尝见全牛”,再到“以神遇而不以目视”,这是一个从处身物外、用感官去调查,到渐入物中、以精力去体会的进程。“神遇”可遇而不可求,是饱受情感摧残和魂灵震动后“形而上”的自我体会。诗人“神遇”她“射中的枣红马”,虽“不能和你一同翱翔踏遍不知道的大地”,但“你”的风情早已把“我”的漆黑镀亮。  诗篇第四节:  我放开了手中的缰绳/一匹野马的魂灵注定与无边的野草共生/而我不是野草,不是草原/我是一座不会移动的山丘/站在你动身的当地  诗人遇见、沉迷、痴情、跟随,生射中的“枣红马”好像近在咫尺,但又远隔天边,最终只能挑选“我放开了手中的缰绳”,用“他者”的壮美抚平了心里的焦虑与孤单。“一匹野马的魂灵注定与无边的野草共生”,而我,“不是野草,不是草原”,幻想的目光好像越来越坚决,诗人用二元敌对的思辨对自己做出了清醒的定位。在此,“枣红马”意象也由实际摹写进入了精力内在的提纯,它是自在,是力气,是远方……是与诗人擦肩而过的偶遇与爱惜,在认识深处,“枣红马”真成了诗人的志同道合,并经过间隔感诠释出了等候的夸姣与满意。  远心的诗风给人一种雄壮大气之感,契合草原宽广苍莽的地域特质。但身为女人诗人,自有她心里深处的纤细与灵敏,有实际遭受中的心灵悸动,也有一种母性的慈善,所以在她的这首《我射中的枣红马》中,既有她的迟疑与徜徉,也有她的镇定与决绝,正如诗篇结束:  我已悄悄地走过许多四季/为了走到你马蹄抵达之地/日复一日,置备粮草和精气  我尽管爱“你”,崇拜“你”,但我真的“不是草原”,只能“为了抵达你地点之地”而“置备粮草和精气”。其实,诗篇写作许多时分便是一种情感对照,如拜伦所说,“爱我的,我报之以叹气;恨我的,我撇之以浅笑”。这儿,诗人和早已融入生命的“枣红马”尽管渐行渐远,但间隔不只没有让情感发生疏离,反而进一步演化成了生命的执着与据守,让她在完结精力生长的进程中也获得了心里的沉积与安定。(杨瑞芳)